千里一盏灯

一条不定期更文的灯笼鱼🐟
cp是绘圈小可爱 一只comin_殉

沙雕段子
有借梗 @一只comin_殉 一起来玩呀( ー̀εー́ )

忘记的和留下的

角色死亡预警。
私设如山。
第一人称。
其实有很多东西没交待,唐欣和乔尼的第一个孩子是洛基(文中的“我”)第二个是麻伊(看风针大大写它的英文名是May,为了配合文中的乡土气息就改成“小梅子”了hhh)其他出现的人物应该都能看出来是谁吧……
还有一些关于其他人的类似脑洞,有人看的话可能会写。
感谢能把这篇致郁文读下去的人,和总被我写死的老唐,爱你们。








   远远的就听到了哭声,我拽着小梅子不让她看。

   这条河每年夏天都淹死一个人,八年前的,是我舅。

   他是个总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男人。高个儿,自来卷儿,话说多了嘴角就挂着点白沬,再“啧”的一声抽回去。

   我是让我舅带大的小孩儿,街上的人就问他:“老唐,孩子他妈是谁啊?”我刚张嘴就让他在后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哇”地一声哭出来。然后他脸一沉,说:“没了。”后来我习惯了配合他演戏,真见到还穿着高中校服的亲妈时,反到有些生分。因为我妈,他始终在装鳏夫;因为我,他到死还是个光棍。

   2010年6月21号,是夏至,亚洲熄灯日,美国的滑板节,渐冻人日,这些都不重要。

   我舅死了。

   我记得他被水泡得发白肿胀的脸,还有他留在岸上的塑料袋里没啃完的半个苹果。殡仪馆里烟味很浓,守灵的男人们打了一夜麻将。

   第二天他被火化,公墓里有了他的位置。

   一周后,墨家的小哥哥骑走了他的摩托车。

   那年冬天,他曾爱过的燕子小姐解开了麻花辫,成了温家浴池的老板娘。

   等到我妈生下小梅子,她终于和我爸领了结婚证。

   我还敢去河里游泳。因为我断定我舅是自杀。

   他老早以前就想死的。摔碎杯子的时候,喝水呛着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时候,从省城看病回来的时候,他都想死。这些事只有我俩知道。

   但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他,他却再也听不到了——
唐晓翼,你外甥女小梅子也是一头自来卷儿。

以后就发到这里吧😄

看了亲妈唐的设定,突然回想起这个红衣小哥哥,我要是写拉郎有人看吗?
以及如果唐幼年时期回过藏区,没准还能遇见小学毕业去旅游的吴缅大哥……
总之这个设定真是好嗑啊

脑洞慎点

占tag致歉
问问各位朋友,比较黑暗而且很粗俗的故事可以接受吗?
能接受再往下看!





















贫困潦倒的老唐发现自己拿东西手抖,但一直不当回事儿,直到有一天从楼梯上滚下去磕破了头,去医院缝针才查出来得了绝症。绝望的同时他算了一笔账——活得越久,需要的钱越多,他根本负担不起。

最终他死于车祸,富豪车主埃克斯希望私了,给出了天价赔偿。这笔钱让老唐的贫穷朋友们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每次朋友们聚会,面对门的座位都空着。
一切像是意外,又像是早有预谋。

不说话

我跟你们讲,这个脑洞绝对有毒
先预警一下,罗丹和灵婆是母子关系
这孩子长得像妈
以下正文






   世界给罗丹的第一个印象是雨。

   一滴滴雨珠落在地上,由清脆变成沉闷,水也就一寸寸涨上来。母亲撑来一叶小舟,红色独眼里是与平时不同的紧张和忧虑。

   “妈妈——”罗丹困惑地眨了眨与母亲十分相似的眼睛,被抱进了船上的一只大箱子里。

   透过箱子的镂空花纹,罗丹看到水面上飞行的红色鱼群。那些大鱼在围楼之间穿梭,嬉戏,它们呼唤同伴的声音如同祭祀时的号角。罗丹出神地看着,把手攥成拳学它们的声音:“呜呦——”

   母亲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乖,别出声。”

   罗丹就乖乖地闭上了嘴,趴在箱子里。母亲养的猫蹲在箱子上,却还喵喵地叫,伴着雨声,成了罗丹的催眠曲。

   罗丹醒来的时候自己推开了箱子盖,从里面爬出来。没有母亲,没有猫,甚至没有船,只有他一个人,在一条陌生的河边茫然地立着。

   “我叫欧阳吉安,你是谁?你不是花生镇的人吧?我爸爸,我爷爷,我太爷爷都是生意人,你们家是做什么的?我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吗?!”

   对不起哦,妈妈不让我讲话。罗丹在心里默默地想。

   罗丹在花生镇住下来。

   两年后他学会了用那杆比自己还高的枪。

   五年后他成了欧阳家族的得力助手。

   三十年后他开始把处理掉的花生人运到一个叫庖卯的年轻人手里。

   五十年后他遇到一个自称彩的女人。

   五十二年后他遇到了最大的对手。

   罗丹其实对自己与他人不同的生长速度感到疑惑,对阳吉安过分神化自己的行为感到不满,并不认为庖卯能实现那血腥的理想,也很敬佩自己的对手。还有,他想告诉彩:你红色的胎记很好看,飞扬的裙摆很好看,让我想起那些红色的鱼。

   但他什么都没说。

   直到罗丹中枪倒下,他突然想起猫,想起母亲,想起自己在雨中模糊不清的童年,想起巫师开天乌云从围楼顶上压来时被挤在兴奋的人群中与母亲失散的恐慌。  

   他张开嘴,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微弱又沙哑:

   “妈妈,天要下雨了。”

一张不打算继续画下去的草稿
能看出来都有什么的朋友欢迎评论里告诉我
秘境珍宝之旅2010——2018

这大概是我能买到的最便宜的周边
有的版本没留下,但人物应该是齐了
开心✔

狐狸和独角兽为什么分开

私设有,年龄操作有。
很短。
有没有发现be。
我先撤了。












  唐欣只在妈妈的结婚照上看到过年轻时的爸爸,但她的确有个哥哥——他叫唐晓翼,深棕色卷发,琥珀色眼睛。

   妈妈是插画师,拥有一张和《淘气的阿甘》插图里一模一样的办公桌。两岁半的唐欣趴在上面啃着笔帽,看妈妈画狐狸和独角兽。“这是你,那个是哥哥。” 

   等到唐欣过三周岁生日黏在唐晓翼身上逛动物园的时候,就非要去看独角兽不可。

   两年后的夏天唐晓翼说要去火星,唐欣陪他在楼下等101 路公交车。 

   “你为什么要去火星?”

   “因为爸爸在那里。”

   车来了,唐晓翼提起行李箱挤上去,唐欣听见硬币投下去“当啷”一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什么时候回来——”

   但公交车已经启动,车尾的黑烟呛得她咳嗽出了眼泪。

   没过多久唐欣就知道了火星上没有人类,也懂得了离婚的概念。这样她就能解释妈妈为什么会流泪,为什么一张接一张地画独角兽。

   广阔天幕下玫瑰色沙漠里孤孤单单的独角兽。

    唐欣把唐晓翼的旧衬衫当做睡衣,用唐晓翼的课本预习,卖柠檬水的时候挂上唐晓翼写的褪色的广告。

   唐欣度过了没有唐晓翼的艺术节,运动会,毕业典礼,甜蜜的十六岁生日。

   唐欣习惯了,她猜唐晓翼也习惯了。唐晓翼比她大将近十岁,这会已经是个大人了。

但唐欣始终期盼着下一辆停在马路对面的101路公交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他叫唐晓翼,深棕色卷发,琥珀色眼睛。

剧透慎人








……





在猎鹰
消失的那一刻,
我才意识到战争机器
可以是他的cp
但是已经没有然后了